眉县无力女孩的给力求学路

时间:2014-07-10 09:34:43 点击: 【字体: 收藏

文明宝鸡:眉县无力女孩的给力求学路
宝鸡日报 2014-07-09

透过这些工整的学习笔记,人们看到了一个患病女孩坚韧的品格

    6月 25日,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将眉县洗刷得分外干净。中午 12点,眉县中学高三( 21)班的学生王煜安静地坐在椅子上,看着妈妈艾芬紧张地帮助自己查询高考成绩。 584分!艾芬揉揉眼睛再看一遍,真是 584分,这意味着超出一本录取分数线 36分。她不愿在女儿面前失态,只能转身推开窗户,泪珠如同窗外的小雨般洒落……

    在艾芬看来, 18岁的女儿本应像花儿一般绽放青春的美丽,但身患重度肌无力症的女儿却连动动手指都不容易。记忆中,女儿也曾像小鹿一样欢跳,但如今,只能无力地坐在椅子上用顽强的毅力支撑日复一日的学习。艾芬不由得想起六年前丈夫与女儿间的那次对话。那一天,丈夫王恩厚摸着女儿的头说:“闺女,别上学了,爸爸养你一辈子!”但王煜倔强地抬起头说:“爸爸,我能握住笔,还能上学……”

    记者眼前的这名女孩,清秀自然,与记者聊天时面带笑容,怎么看也不像与病魔抗争了多年。

    不甘示弱   笑迎逆境的女孩

    小学六年级,对于普通孩子来说,正沉浸在即将升入初中的憧憬之中,然而,对于王煜而言,这段时间却是她能不能站起来的分水岭。

    尽管从小身体柔弱,并在小学三年级时被检查出身患肌无力症,但在幼小的王煜看来,这些似乎都只是大人和自己开的玩笑。除了不能像其他孩子一样跳得高、跑得快,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差别。

    然而,噩梦总是如此让人猝不及防。在西安锻炼恢复治疗期间,王煜的病情进一步加重,回到眉县常兴镇后,她再也站不起来了。母亲泪水涟涟,父亲长吁短叹,街坊四邻无不痛惜地说:“娃娃还这么小,老天爷咋就这么残忍哩!”

    实际上,对于这个家来说,“残忍”的又何止是王煜患病这一件事。艾芬是一家国企的普通工人,王恩厚也从宝鸡一家企业下岗,靠打零工补贴家用。如何既维持家中经济,又能照顾好王煜,成为一道两难的选择题。

    王煜是倔强的,当她做出继续求学的决定时,父母流着泪答应了她。母亲艾芬提出一个建议,距初中开学只剩一个多月时间了,由于奔波看病耽误了一学期,不妨重读小学六年级,等待来年再读初中。

    然而,王煜却不这么想。她翻起“素未谋面”的课本,像海绵吸水一样自学起来。一个多月的时间,除了吃饭睡觉,王煜几乎都在看书。没有想到的是,升入初中后,王煜的新学期考试成绩依旧在班里名列前茅,这令许多同学刮目相看。

    寸时寸金  与时间赛跑的学生

    如果你亲眼看过王煜写字,你一定会为其中的艰难而感到辛酸。由于力量不足,坐在桌前,她的手臂只能抬起一点点高度,然后用两手的指尖交替着在胸前“攀爬”,直到与案平齐,再吃力地把手放上去,缓慢地握起笔,然后用指尖滑进本子纸张间翻页,随后缓慢地写字,娟秀的字迹在无声间流淌开来。

    就是靠着这样的写字难度和速度,王煜硬是写了厚厚的一摞笔记本。随意翻开每一个笔记本,整齐的字迹和条理清晰的记录让人惊叹,无法想象这个孩子为了这些笔记付出了多少时间和精力。

    王煜的笔记本很特殊,基本以红、蓝、黑三色文字构成。她解释说,红色的是需要重点记忆的,蓝色的是各种练习题和例句,而黑色的是作业。

    这些笔记是怎样记录出来的,王煜的班主任蒙红科老师最有发言权:“身体原因决定了王煜写字最慢,但意志力决定了她的记录最多最全。”原来,蒙老师和众多老师发现,由于写字缓慢,课堂上王煜时常笔记记不全,她会在课间休息时间借来同学的笔记本,补全上一堂课的学习笔记。

    每天早上 5点半,王煜准时起床,这些年,她从没迟到过一次。中午回到家,吃过午饭,王煜就会尽快赶去学校,她要做预习。晚自习过后,王煜会在自己的小房间中学习到很晚,深夜一两点是常事。看到女儿如此辛苦,父母心疼多过欣慰,但王煜却时常笑着说:“我们年轻人瞌睡少,啥事也没有!”王恩厚和艾芬时常背着女儿抹泪,他们知道,女儿这是在证明自己,这是在用全力冲刺。“学习中,她是个与时间赛跑的女孩。”这是采访中众多老师共同提到的一句话。实际上,高考考场上,王煜同样在与时间赛跑。别的考生答卷是由前往后按顺序答题,由于写字慢,王煜通常会将前面的选择题留到最后再答,原因很简单,靠后的大题分值高。以语文为例,作文占到 60分,她必须全力以赴先写完作文,再答前面的题。即便如此,高考的时间也总是不够用,当考试快结束时,一些分值较低的选择题她只能忍痛放弃。

    舐犊之情   永不停歇的大爱

    朱自清的《背影》是王煜最喜欢的文章,但这个内心阳光的女孩始终认为,自己比朱自清幸运很多。因为每天父母都会用一辆小电动车载着她在家与学校间往返几次,她有的是时间注视父母的背影,甚至还能每天感受到父亲有力的臂弯。

    无论睡得多晚,父母总是起得比王煜早,因为他们要准备早餐;无论刮风下雨,父母总会把她抱上轮椅,扶上电动车,小心翼翼地行驶到学校;无论工作多累,父亲总是会在教学楼下抱起她,迈着沉重的步子把她抱进教室…… 6年的时间, 2000多个日日夜夜,无微不至的爱始终包围着王煜。

    然而,在艾芬看来,自己和丈夫这些年来做得还不够。她告诉记者,女儿时常因为自己照顾不周而受委屈。有一次自己送女儿上学,下过雨的路面非常滑,快到学校时车不小心滑倒了,女儿摔倒在地,满身都是泥水。本想带女儿回家换衣服,但上课铃声已经响了,最终,女儿狼狈地坐进教室,而自己在教学楼外泣不成声。

    父母为她做的一切,王煜都看在眼里。在她看来,自己只有努力学习,才能在将来报答他们。在她心里,霍金、张海迪,乃至宝鸡的 3D动画设计师“渐冰人”单永建都是她的偶像。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。她相信,不久后走进大学只是自己人生的一小步,但只要足够努力,总有一天,自己会实现人生价值,会拥有报答父母的能力。

    采访结束时记者得知,王煜填报的第一志愿是西安外国语大学,成为一名翻译是她的理想,用她的话来说:“日子还长呢,我会继续加油的!”(记者  孙海涛)

相关文章